萝北县电业局局长孙金峰被调离,曾被曝利用公权力挟私报复

内容摘要:萝北县电业局局长孙金峰被调离,曾被曝利用公权力挟私报复
  有传言称被曝光挟私报复内退职工的电业局长孙金峰已从国网萝北县供电公司总经理一职离任。昨天,孙金峰本人证实,已不再担任萝北县电业局局长,“是省公司将我调到了国网鹤岗供电公司鹤岗市郊区供电分公司担任总经理”。有猜测调职与之前曝光有关,但孙金峰正面回应调职系正常工作调动。
  在孙金峰调离萝北县电业局局长一职前后,他仍在利用公权力,挟私报复曾实名举报其姐夫涉嫌强奸的一名内退职工。
▲资料图:孙金峰
  此前媒体报道:朱小颖、白少甫夫妇在哈尔滨依兰县花20多万现金买了套商品房,却发现开发商以建筑商的名义将房子卖给了别人,一纸诉状将建筑商告上法院。经媒体曝光后,朱小颖被两个男人性侵,报警后白少甫被行拘,朱小颖的母亲与婆家人被人当成“棋子”还不自知,母亲责怪女儿,认为报警无用,恐怕自身难保;朱小颖的婆家人散布谣言,骨子里透出的是“棋子”的可悲与帮凶的恶毒。
▲图为依兰县聚鑫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媒体提交的删稿申请
  朱小颖告诉笔者,2015年6月4日,她和丈夫在家吵架后领着6岁的儿子下楼。当她们途径赵洪祥家门口时,赵伟突然打开房门将她和孩子强行拽入屋内,赵伟和赵洪祥轮流对她进行性侵。不仅如此,赵伟还拿走她钱包里的1000元现金,对方也一直控制着她6岁的儿子令她不敢反抗更不敢呼救,吓傻了。据朱小颖回忆,当时一是吓懵了,另外她6岁的儿子还在他们手上,害怕大声呼救会威胁到她儿子的生命安全。
  案发后,她在丈夫白少甫的陪同下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侦一大队报案,时任副大队长的李超在了解案情后,让一李姓民警给她做了笔录,但没给她出具《受理案件回执单》。李超接到报警后,不让民警给她出具受案回执、不让她提交案发时的内衣,属于明显的行政不作为。
  令人蹊跷的是,朱小颖在被性侵之前曾到依兰县人民法院起诉了该县聚鑫建筑公司“一房两卖”被媒体曝光以后,就发生了“6.4”性侵事件。朱小颖认为,“起诉”与“自己被性侵 ”有一定的关联。朱小颖的丈夫此前的一位依兰县的朋友告诉他们,依兰县聚鑫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吴迪是佳木斯市公安局原局长于长海的外甥。朱小颖曾就自己被性侵一事在当地报警,但佳木斯警方以“正在外围调查”为由,敷衍了事。
  一段时间,“朱小颖夫妇在哈尔滨依兰县买房遭遇一房两卖事件”成为全国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2013年10月14日,《新华网》率先以《假记者骗取依兰几百万项目工程和土地金》为题,对此事件的来龙去脉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全国各大网站对报道纷纷进行了转载 。2014年10月31日,《中国吉林网》以《哈尔滨:夫妻携手与无良开发商对薄公堂》为题,对此事进行了追踪报道。《人民网》、《消费日报网》等中央级新闻网站进行了转载 。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吴玉春是依兰县聚鑫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吴迪是父子关系,由于白少甫不断向媒体举报其公司的“违建行为”,媒体在报道的时候,依兰县聚鑫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曾经给媒体传送了一份删稿申请,吴玉春对白一直耿耿于怀,并放话“要摸清楚白少甫的底细”,于是与于长海商量,利用亲属高玉发夫妇与白少甫的师生关系,打听白少甫在哪供职,于长海还曾通过赵彬向时任萝北县电业局局长崔满春探听白少甫的底细。
  白少甫出生于萝北县,曾供职萝北县电业局办公室秘书,2007年内退之后曾供职《国际商报》等多家国内纸媒记者。在国内各大新闻网站担任评论员期间,曾发表多篇影响较大的时评文章,如《党报批评明水毁湿责在“明令难禁”》、《伊春公安局扣押记者是对法律的公然挑衅》等。
  这是一场悲剧,又是一曲正气之歌,只是白少甫付出的代价大了些。
  那么赵伟、赵洪祥到底是何许人也?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建设派出所一位民警说其实赵伟是被判了缓刑的犯罪分子,且所作所为都在缓刑考验期内。
  如此来看,这恐怕也不是他第一次面临刑事处罚。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两人以上的轮奸则符合从重处罚的条件,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那么,被判了刑的赵伟为何又敢在考验期内目无法律、肆意妄为呢?朱小颖的丈夫白少甫称,赵伟有个当公安副局长的继兄为其撑腰。在“妻子惨遭公安副局长的父亲与电业局长的姐夫性侵”的事件中,赵彬与孙金峰扮演重要角色。
  性侵事件发生后,朱小颖一家三口从佳木斯回到阔别已久的萝北老家,在路上接连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跟踪,因对方多次言语挑衅朱小颖的丈夫白少甫忍不住动手打了人。案件发生后,被打的人不承认自己是警察,也不承认是受赵彬的指使。萝北县公安局凤翔镇南派出所办案民警也说被打的人不是警察,他叫耿宝江,是萝北县民政局优抚安置办的股长。而就在朱小颖的丈夫白少甫被释放的当天,有电话打到朱小颖的家中声称,那个挨揍的人名叫卜英杰,他是鹤北林区公安局的副局长。
  这件事情,除了性质本身特别恶劣外,有一件怪事也令人不忿:
  据朱小颖的丈夫白少甫回忆,就在他被关在黑龙江鹤北林区拘留所的第二天,忽然看见一个管教“郑彬”很眼熟,经辨认,这个人就是他二弟白宏涛的大舅哥——时任萝北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彬。
  根据白少甫的描述,如果说朱小颖的母亲和婆婆甘愿做赵彬们的“棋子”是受人唆使使然,多少有些被迫与无奈,那么赵彬在任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冒充拘留所管教“郑彬”监视白少甫的真实意图,则是于长海发现白少甫正在调查一件跟他和赵彬有关系的命案,赵彬奉命去窥探虚实,以此掩盖他们内心的惶恐不安。
  根据白少甫的举报和相关证据显示,萝北县纪委监委信访室一蔡姓工作人员曾向实名信访举报人反馈,县公安局没有叫赵彬的副局长。2016年1月12日,萝北县公安局向萝北县纪检委提交了一份“县纪检委:我局民警、协警中没有叫赵斌的(包括同音)”的证明。然而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朱小颖回忆,萝北县电业局局长孙金峰上任不久,有一天晚上他(孙金峰)大姑半夜敲开她婆婆家的房门,说请她丈夫找关系给其外甥办进电业局当农电工,还说给她丈夫拿钱打点,当场被她丈夫严词拒绝。可能孙金峰的大姑还以为我们不知道她是孙金峰父亲的姐姐,让我们看清他们的丑恶嘴脸,到底有多么恶毒。
  原萝北县凤翔公社社办企业的一位知情人介绍,白少甫从小就管孙金峰的大姑“大孙儿”叫“大姨”,孙金峰的四姑“小四儿”年轻的时候曾在白少甫的母亲家吃住,看护白少甫年幼的妹妹,这两家人也是颇有渊源。
  国网萝北县供电公司一位接近孙金峰的内部人士称,赵伟的老婆孙艳是孙局长的姐姐,孙局长的姐夫怀疑前妻与白少甫有不正当关系,据说白少甫的妻子还是孙局长姐夫的继兄赵彬妹妹的妯娌,他们是亲戚。白少甫父子和两个弟弟,一个弟妹都是电业局的职工,他二弟还是部门负责人。
  据萝北县环山乡尖山村一位接近赵洪祥的知情人士介绍,赵洪祥多年前就与前妻王某离婚,两人育有两子一女,长子赵彬是警察,长媳何小红在萝北县人民医院工作,次子赵琨是萝北县第二中学会计,次媳是萝北县第一小学教师,女儿赵红是萝北县第二小学教师。赵洪祥与前妻离婚后娶了佳木斯籍女子陆秋云重新组成家庭,赵伟是陆秋云的儿子。
  另外,一名萝北县公安局民警说,完犊子了,赵局这下是废了!听说得了癌症,休病假了,这事儿不让对外说。“大彬子(赵彬的小名)父亲得了肝癌,前些年老两口定居佳木斯是去看病,赵胖子(赵伟的绰号)买了货车跑运输,后来听说也不干了,老两口回村子里了,老头儿病好了。”有知情人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萝北县电业局内退职工上划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管理,享受省公司同类型同等待遇。两年多过去了,有人悄悄告诉白少甫,单位前年给内退人员涨工资了,问他涨了没有?白少甫傻了眼,忙去找孙金峰,问有没有这事儿?孙金峰说,正要找你说这事儿,你从退养到现在10多年了,每个月就拿1680元确实太少了,单位准备从下个月开始每个月给你涨1000块钱,以后你的工资自然增长按照在岗职工上年平均工资增长率50%进行调整,比方说在岗职工涨1000元,你就涨500元,在岗职工涨2000元,你就涨1000元直至退休。
  经过多方努力,反复磋商。自2018年上划之日起,国网萝北县供电公司按照公司文件中的“自然增长机制”给内退职工增长了内退工资,也逐月补发了两年的工资差额和年终奖,但白少甫认为单位未按公司文件中的“自然增长机制”给其补发2007年至2018年的工资差额以及上划之前的年终奖。
  白少甫日前给孙金峰打电话申请补发2007年单位批准其内退至2018年上划之前的工资差额和年终奖,孙金峰却谎称上划之前没有年终奖,上划以后才有的年终奖。“你那么折腾都没给你补发,等我请示市公司以后待定。”孙金峰在电话里对白少甫说。
  同为内退职工的白少甫从上划之日起,本应享受省公司同类型同等待遇,可是孙金峰愣是晚两年才让他享受到这种待遇。孙金峰甚至还大言不惭地对白少甫说,省公司文件到不了咱们这儿,上划之后给你涨工资补发工资是看在哥们儿感情上才给你的。当“电业局长的姐夫涉嫌强奸内退职工的妻子”被外界知道了真相的时候,就有必要反思,孙金峰为何胆敢挟私报复?
  道理很简单,就是他手中有权。在这个道德失范、权力失控的国网萝北县供电分公司,权力就是胆,就是想,随意侵袭内退职工的利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他不欺负你,算便宜你了,你还嘴硬还对外说他姐夫强奸,让他姐姐不爽,岂不是老母猪拱地——好硬的嘴?
  毕竟萝北县不是一个电业局长的天下,还有许多人在监督他,可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有的环节却失灵了,任由他玩弄权术,肆无忌惮地侵袭内退职工的利益?很显然,这些人都将白少甫当成了软柿子来拿捏,无论怎么说,白少甫因为“得罪”了局长大人而利益受损都是不可接受的,国网鹤岗供电公司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不要回避,也不要推脱责任。这需要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迅速组成调查组彻底调查,依纪依规查处,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也需要引起国网黑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李永莱以及公司纪委书记王韬的足够重视,更需要得到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辛保安同志以及公司纪检监察组组长黄德安等领导同志的关注。
  从赵彬到孙金峰,这些人都有着光鲜的头衔,可究其所作所为,却毫无底线可言。当他们以龌龊心肠行挟私报复之实,那些正当的诉求就显得愈发必要。
  再说回朱小颖被两男性侵事件,在朱小颖家属看来,赵伟、赵洪祥采取暴力手段强行与朱小颖发生性关系,赵伟从朱小颖包内拿走1000元现金的行为,涉嫌构成强奸罪、抢劫罪,况且赵伟还处于缓刑考验期内,为此,朱小颖及其家属曾向佳木斯市公安局提起控告,要求追究赵伟、赵洪祥二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但至今未得到任何书面回复。
  朱小颖及其家属认为佳木斯警方有失职甚至渎职的性质存在。有律师提示,朱小颖可以向佳木斯市向阳区人民检察院反映,要求法律监督。
  赵伟该担何罪,警方最终会给出立案或不予立案的告知,时间会给出答案。从一位关注此事的普通人观感来讲,纵观朱小颖被两男性侵这一事件,已经曝光的信息,就有好几层恶劣之处:
  第一层,据朱小颖讲述,当天她领着6岁的儿子下楼途径赵洪祥家门口时,赵伟突然打开房门将她和孩子强行拽入屋内,赵伟和赵洪祥轮流对她进行性侵,不仅如此,赵伟还在她包内拿走1000元现金,对方还一直控制着她6岁的儿子令她不敢反抗更不敢呼救,害怕大声呼救会威胁到她儿子的生命安全。
  若情况属实,这就涉嫌“强奸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当事人还一直控制着朱小颖6岁的儿子,又增加一个恶劣情节。
  第二层,按照受害人家属的说法,案发后,朱小颖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阳分局刑侦一大队报案,时任副大队长的李超接到报警后,不给报案人出具受案回执、不让受害人提交案发时的内衣,属于明显的行政不作为。
  若其属实,时任副大队长的李超就涉嫌“徇私枉法罪”。
  第三层,一名派出所民警说,赵伟是被判了缓刑的犯罪分子,且所作所为都在缓刑考验期内。
  赵伟身为缓刑人员,依然藐视法律,目无法纪,为非作歹,却居然不被收监处理,不知是何缘故?
  第四层,按照受害人家属的说法,赵彬、于长海为当事人向办案人员说情打招呼,如若属实,又是一个恶劣情节。
  第五层,受害人报警后,赵洪祥的儿子也就是赵伟的继兄赵彬,明知其父及其继弟涉嫌犯罪而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涉嫌徇私枉法,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竟然冒充拘留所管教员,又增加一个恶劣情节。
  这些完全可以找到当事人查证。若其属实,这显然是赤裸裸的犯罪。犯了法,就别想轻易逍遥法外。(应受害人要求,文中朱小颖、白少甫均为化名)
版权说明:凡本网未注明兰考范儿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转载分享相关文章侵犯到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纠正或删除。